奥运冠军光环照耀下的成才之路

2016-08-17 巴中网 佚名

  黄卫终于安安心心地睡了一个好觉。黄卫是商春松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体校学习体操的启蒙教练。15日凌晨结束高低杠比赛后,商春松的里约奥运会之旅已告一段落。除了女团和高低杠外,本次奥运会商春松还闯入了个人全能决赛,最终获得第四名。

  有商春松的比赛,黄卫每一场都不落,为了第一时间看到自己学生的比赛,黄卫还会在手机里设好闹钟。“有时比赛时间太晚怕睡过了,”黄卫笑着说,“不管结果如何,春松能稳定发挥,走出自己的风格就是最棒的!”

 

  回忆起商春松刚到体校的样子,黄卫记忆犹新。“通常入校练体操的孩子都在4岁左右,年纪小好打基础,而商春松来的时候已经5、6岁了,”黄卫说,“当时她家人专门从张家界跑来,加上我们学校体操队刚好缺一个人,这才录取了她。”

 

  黄卫也没有想到,这个为了“凑数”被录取的孩子如今成为中国女子体操队队长。“因为她基础不好,年纪又比其他孩子大,所以训练时会比其他人辛苦很多,练体操一定要把韧带拉开,那是非常疼的,可她每次训练几乎都不吭声,疼也忍着,训练也比其他人勤快。”黄卫说。

 

  黄卫认为,商春松如此刻苦与她清贫的家境有关。而在湘西,像商春松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湘西山区的孩子大多家境贫寒,自从2000年杨霞夺金后,不少家长都愿意把孩子送到体校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民族体育学校校长向竹青说。

 

  他告诉记者,因为从事体育训练有可能成为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甚至奥运冠军,一些孩子即使不能成为国家、省级运动员,也可以通过体育训练进入大学深造。

 

  “来体校的有60%左右是贫困生,而进来的孩子90%都能有一个好的出路。”向竹青说。

 

  事实上,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湘西已诞生3位奥运会冠军,获得4枚金牌,2次打破世界纪录和奥运会纪录。而世锦赛冠军谭亚运、陈初富,亚洲和全国冠军龙玉玲、谭华勇、孙伟等也都来自湘西。在本次里约奥运会上,湘西就有向艳梅、龙清泉、商春松和曾涛4名运动员参加。

 

  在向竹青看来,湘西这样贫困地区的体校能培养出如此多优秀的运动员,不仅因为贫困地区的孩子知道只有刻苦训练才有出路,更得益于多年来湘西地区一直十分重视体育教育培训和畅通的省内外输送机制。

 

  记者了解到,湘西有国家级体育后备人才基地5个、省级基地3个、州级基地8个,有国家级体育俱乐部1个、省级体育俱乐部2个。有州级体校1所、县市级业余体校8所;在聘教练员82人,在训运动员638人。“十二五”以来,湘西向上输送优秀运动员100余名,湘西籍运动员获世界级赛事53金25银9铜,获国家级赛事111金79银49铜。

 

  “为保证学生质量,州体校不仅会从州里中小学运动会、州运会中选拔好苗子,体校老师还会亲自下到市县去挑选,而市县的教练发现好苗子后也会输送上来。”向竹青说。

 

  同样,每当有湘西运动员拿到奥运金牌也会给学校招生起到推动作用,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小龙(龙清泉)奥运会夺金后,我们的教练下去选苗子,真是夹道欢迎!”向竹青笑着说。

 

  而基层的体校和教练更是成为发现优秀苗子的“窗口”。世界举重冠军陈初富、向艳梅,屡破世界纪录的亚州冠军龙玉玲、罗红卫都出自湘西古丈县玉玲举重运动学校。

 

  校长曾文清告诉记者,因为来的孩子大多家境贫寒,所以基层教练发现好苗子绝不会轻易放弃,基层体校的运动员没有工资,只有进了省队才会有一点,有时教练还会尽量在学费和食宿上给孩子提供方便。

 

  “入学的孩子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后,教练会集体讨论,为每个孩子制订计划。感觉练不出来的,我们会尽早送他回去,不能耽搁孩子的前途。”曾文清说。

 

  今年,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民族体育学校招收了43名学生。“也许下一个龙清泉和杨霞就在这群孩子当中。”向竹青说。

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如您看不清楚,请点击图片刷新
返回体育频道首页